<em id="pprjj"><address id="ppr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sub id="pprjj"></sub><address id="pprjj"><address id="pprjj"><menuitem id="pprjj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pprjj"><listing id="pprjj"><meter id="pprjj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大眾小說網 > 天命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癔癥?

    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癔癥?

        “高二公子,我念在你是客人,所以并不阻攔你探望我爸,可你現在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丁建雄進來后,就怒氣沖沖的指著床上不斷掙扎的父親說道。

        那兩個醫護人員則手忙腳亂的上前,開始準備鎮定劑,給丁旺注射。

        高小俊似覺理虧,并沒有回答丁建雄的質問。

        “二哥,高家哥哥跟旁邊這位是我請來給父親看病的,你不要胡攪蠻纏。”丁建浩忍不住說道。

        “我胡攪蠻纏?要不要叫大家來評評理?而且高二公子什么時候會看病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丁建雄得勢不饒人,大聲地嚷嚷著。

        “有理不在聲高,這么吵吵嚷嚷,不怕被客人恥笑嗎?”

        這時,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,接著,一個雍容的女人走了進來。

        “媽,你怎么過來了?醫生說你現在需要多休息。”丁建浩第一個上前扶住女人,而他的稱呼,也暴露了女人的身份。

        丁旺如今的妻子,也是丁建浩的生母。

        “蓮姨,這次真不是我找事,老三心急父親的病,可以理解,但總不能什么人都往家里帶吧?”

        丁建雄雖然依舊在據理力爭,但聲音明顯小了許多,完全是發自一種本能,這讓蘇恒不由多打量了這個女人兩眼。

        有丁建浩這么大的兒子,她的年齡少說也得四十多歲,不過臉上除了有些蒼白,一臉病容外,連絲魚尾紋都沒有,明顯保養的很好,看上去也比真實年紀小了許多。

        更重要的是,多年的養尊處優,讓她身上有種貴婦的氣質。

        而且光是簡單一句話就讓丁建雄如此反應,也說明了她手段。

        畢竟一個是繼母,一個是前妻的兒子,本就有著天然的矛盾。

        高小俊看著這個女人,也叫了一聲蓮姨。

        對方沒有理會丁建雄,而是微笑的看著高小俊說道:“小俊有些日子沒來家里玩了吧?這次多住幾天,讓小浩陪你逛逛。”

        說完后,也不管高小俊的反應,再度轉向了蘇恒。

        “這位先生面生的緊,不知道怎么稱呼?”

        “蘇恒!”

        “淮南蘇家?”

        “丁太說笑了,我家可沒有亂認祖宗的傳統。”

        蘇恒的話語有些沖,或者說是不禮貌,便是旁邊的丁建浩也忍不住皺起眉頭,反倒是其母,臉上不見半點異常。

        “蘇先生不要誤會,只是正好我認識一個朋友,長得跟你有點像,也姓蘇,所以才忍不住多問了一嘴,要是有什么失禮的地方,我跟你道歉。”丁太滿臉歉意的說道。

        以她此時充滿病態的模樣,再加上她的身份,能夠如此態度,足見誠意。

        就算換成一個挑剔的人,此刻估計也生不起氣來。

        “是嗎?挺巧的。”蘇恒淡淡的說道,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。

        這下,就連高小俊也發現了蘇恒的異樣,不過卻什么都沒有說。

        “小浩,晚上讓廚房好好準備一下,你們年輕人在一起多聚聚,我就不摻和了。”

        丁太說完,便轉身離開,甚至都沒有去看躺在床上,被兩個醫護人員按住打針的丈夫。

        仿佛她過來只是為了看蘇恒一眼。

        “哼。”

        等丁太消失,丁建雄也冷哼一聲,轉身離開。

        “蘇先生,不好意思,我二哥脾氣有點急躁,不過也沒什么壞心思。”丁建浩看著蘇恒解釋道。

        “沒關系,丁老的情形我剛剛看了,應該是某種癔癥,今晚我回去好好研究一下,明天再過來看看。”蘇恒這時說道。

        “癔癥?”

        丁建浩一愣,似乎沒有想到蘇恒會給出這樣的答案。

        “對,癔癥,不過跟中邪也多少有些牽扯。其實在中醫方面,中邪也叫寒邪侵體,普通的情形只是身體不舒服,比如感冒,發燒,再嚴重點,會導致意識不清醒。

        但某些情況下,如果寒邪入體的同時,再受到某些刺激,導致情緒波動太大,就會形成精神障礙,也叫作癔癥,這個時候,病人腦海中會產生各種幻想,加上意識不清,所以才會有諸多有異于平時的舉動。”蘇恒以一種肯定的語氣解釋著。

        病床旁,那名張醫生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卻沒有說什么。

        關于丁旺的病情,已經有多家知名醫院,諸多頂尖專家會診過,給出的結論也是癔癥,但跟蘇恒什么寒邪入體的說法卻截然不同。

        只不過,不管醫院用什么特效藥,都沒有半點作用,所以丁家人才會覺得丁旺是中邪了,也不相信醫院的診斷。

        但這個中邪,跟蘇恒解釋的中邪又不一樣。

        一個是從醫學方面解釋,一個純粹是民間迷信。

        但在張醫生的眼中,那些特效藥之所以沒有用,則是跟丁旺的體質有關,只不過他作為私人醫生,有些東西卻不好明說。

        而且就算說了,人家也未必相信。

        “隊長,丁伯伯真的是癔癥?”

        等走出丁家大宅,高小俊才開口問道。

        “你覺得呢?”蘇恒不緊不慢的反問。

        原本丁建浩想要留下兩人,好好款待一番,不過卻被蘇恒以有事拒絕了。

        加上態度強硬,對方也不好強留。

        而對于之前蘇恒的說法,高小俊卻本能的有些不信。

        如果丁旺只是簡單的癔癥,蘇恒壓根就不會說那么多,他的解釋,在高小俊看來,反而是一種掩飾。

        “我覺得丁伯伯肯定是中邪了,不過不是隊長你說的那種中邪,應該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,也就是所謂的鬼上身。”高小俊信心十足的說道。

        “我看你才是鬼上身。”

        蘇恒懶得理會狂想癥發作的高小俊。

        “對了,今晚你聯系一下丁家老大,我想跟他見一面。”

        “丁家老大?好的,隊長。”

        高小俊雖然有些不解自家隊長為什么要見丁老大,但還是點點頭應下。

        晚上,在當地一家比較隱秘的會所,蘇恒見到了丁家老大,只是對方的形象,跟他想象中有很大的區別。

        “今天你在我家的事情我都聽說了,如果你想要勸我相信你那套,就不必了。”

        丁建旭大馬金刀的坐在蘇恒的對面,一開口就充滿了不客氣。

        (三章!)

      看過《天命》的書友還喜歡

      1分11选51分11选5官网1分11选5平台1分11选5app1分11选5邀请码1分11选5娱乐1分11选5快31分11选5时时彩1分11选5走势图1分11选5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