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prjj"><address id="ppr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sub id="pprjj"></sub><address id="pprjj"><address id="pprjj"><menuitem id="pprjj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pprjj"><listing id="pprjj"><meter id="pprjj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大眾小說網 > 從1983開始 > 第一百六十章 李健群

      第一百六十章 李健群

        當天下班之后,在一個小茶館里,許非跟楊澍云碰了面。

        《紅樓夢》播出之后,各方面有褒有貶,唯在服化道上得到了一致贊譽,楊澍云也被央視特聘為美術造型師,留在京城發展。

        “她是蘭州軍區文工團的,以前也做舞臺劇,慢慢就認識了。這次是來開會,還談個什么《格薩爾王》的電視劇,一下子被我逮住……哎,來了!”

        楊澍云站起身,“健群,這兒呢!”

        許非一回頭,見一個女子走來。

        長發,身材窈窕,左唇角有顆痣,乍看不驚艷,唯一雙眼似含著朦朧水氣,波湛橫眸。

        三十歲的年紀,觀感卻很嫩,甚至臉上還帶著點肥嘟嘟的圓潤,不是那種干瘦。

        “你好!”

        “你好!”

        倆人握了握手,重新就座。

        許非發現她的身條很順,是學過舞蹈練出來的一種形體感。張儷和小旭身上也有,但過柔,這位卻隱隱透著一股往上挺的感覺。

        “李老師,我們藝術中心籌備一部電視劇,有個角色很適合您。不過大楊哥說您在談另一部戲,不知有沒有敲定?”

        “還沒有。”

        李健群的鄉音略重,十分客氣,“您能講講是什么角色么?”

        “這是部家長里短的電視劇,由姜黎黎老師出演。這個角色叫于蘭姑,跟丈夫史躍進一起到京城打拼,開了家小飯館。

        她年齡比丈夫大,由于家里發生一些事情,史躍進幫了大忙,才答應結婚,有點報答的意思。她不怎么喜歡丈夫,但盡力在做到一個妻子的責任,平時言語很少,帶些哀怨氣。

        史躍進心知肚明,卻十分疼愛妻子,后來經過一些事情,于蘭姑也慢慢對他有了感情。”

        許老師的嘴,騙人的鬼!

        什么家長里短啊,什么姜黎黎啊,奏是蒙人的。

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李健群聽了有些心動,不是角色,是藝術中心這塊招牌和首都的天然優勢。她正在談《格薩爾王》,那是藏族傳說中的曠世英雄,要到青海去拍。

        青海啊!

        “我帶了幾集劇本,您回去先看看。”

        許非遞過一摞泛著油墨味的劇本,又瞅了瞅她的衣裳,“李老師,您這身打扮沒在市面上見過,是自己設計的么?”

        “呃,對。”對方一愣,沒想到會問這個。

        “這件原型是仿西裝的中長衫吧?墊肩去了,腰身往里縮了縮,長襟加了些花邊,袖口的花紋很漂亮,扣子卻有點不足。可以再配上一件短外套,或者夏天把長褲換成同色裙子,高跟鞋,也會很不錯。”

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李健群的眼睛越來越亮,“您也懂設計?”

        “略懂。”

        許非又像個魔鬼一樣在誘惑可憐人,“我們劇中有個角色是模特,想專門給她設計幾套衣服,怎奈毫無頭緒。聽說您擅長這個,如果能加入我們,那再好不過了。”

    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    李健群最專注的兩件事,拍戲和設計,居然能同時實現,“我明天給您答復好么?”

        “當然可以。”

        仨人又聊了會,便自散去。

        許非從茶館出來,忍不住的就想笑,這可是大觸啊!

        李建群,少時學舞,傷退,考入上戲舞美專業。后分到蘭州軍區文工團,做過很多舞臺劇,拿過全軍舞臺美術設計獎。

        畫也極好,曾與人合作過《沃土》、《寶藏》,此為人民大會堂甘肅廳的壁畫。當時都是過中年的知名畫家,唯她是個二十多歲的姑娘。

        后來擔任《唐明皇》、《武則天》、《楊貴妃》、《太平天國》、《康熙王朝》等劇的服裝設計,跟毛戈平、楊澍云一起創造了中國影視史唐韻之巔峰!

        甚至為設計《唐明皇》《武則天》的服飾,四進敦煌,七下西安,臨摹了無數壁畫……

        而且低調,自矜,不周旋于老男人中間。

        不像后世盛傳的某位,別人一提,哎喲,才女!但具體有什么才華,從沒在電影里體現出來。

        略略略。

  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  “今天上午,列車抵達圖強。特別列車往返災區55小時,為災區送來大米50噸、水60噸、食品6000公斤。運入醫療隊一個,運出災民3000人。”

        “黑省、解放軍和大興安嶺地區共派出醫護人員177名、防疫人員43名,設立野戰醫院9個,許多傷員的傷口發生感染,給治療帶來困難。”

        “據悉,火情已經從災區中心向四周蔓延。當地的人民解放軍、森林警察、人民群眾已經齊齊參與到這場撲火戰爭……”

        5月9號晚上。

        許宅五口人一眨不眨的盯著電視機,面色沉重。連許非見到李健群的好心情,都瞬間給攪的一團糟。

        1987年的5月,有兩件事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臟,《紅樓夢》和大興安嶺火災。

        火災始于6號,直接肇事者叫汪玉峰,在啟動割灌機時不慎引燃了汽油。如果他當時脫下大衣一捂,可能就會撲滅,結果這貨拖著機器跑了七八米,最終釀成大禍。

        最無語的是,他被拘留后還在問:“我這個月工資還開不開?”

        一開始中央都不知道,在5月8日,央視天氣預報發了美國泰勒斯氣象衛星的云圖,黑省境內亮著兩處紅色,領導這才發現異常。

        《人民日報》從今天開始報道,起初也沒人在意,直到新聞聯播播出,老百姓才曉得事情的嚴重性。

        許非上輩子才一歲,根本沒印象,此刻親身經歷著,才明白是什么心情,就像08大地震那種。

        “太慘了,我們能不能捐點款什么的?”沈霖一陣心酸。

        “問問居委會吧,應該有渠道。”吳小東道。

        “要捐的話,最好是舊衣服、棉被和藥品,不過我們也沒地兒買,還是捐錢吧。”

        許非也不是滋味,又拍了拍眼圈通紅的陳小旭,“好了好了,都會過去的。”

        新聞聯播之后是天氣預報,過后便是《紅樓夢》的第11集,大家也緩了緩心情。

        隨著劇情發展,社會上的討論熱度與日俱增,特別搬到大觀園之后,是全書/全劇最好看的一段。

        人民群眾眼睛毒啊!

        該夸夸,該罵罵,就像元妃省親那集。省親和可卿出殯,是最大規模的兩場戲,細節做到了極致。

        夸得是“元春選的好,有貴氣。場景高度還原,金銀煥彩,珠寶生輝,有富貴之相。”

        批評的是“書里寫掌燈時分,明顯是晚上,但劇中給了兩次天色鏡頭,那太陽明明是黎明破曉之東升,倒不如不給了。”

        好家伙!許非嘆為觀止。

        當時拍攝的時候,正是天光未亮之時,來代替夜晚,居然被看出來了。

        而今天這集,終于輪到賈蕓出場了。

        (還有……)

      看過《從1983開始》的書友還喜歡

      1分11选51分11选5官网1分11选5平台1分11选5app1分11选5邀请码1分11选5娱乐1分11选5快31分11选5时时彩1分11选5走势图1分11选5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