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prjj"><address id="pprjj"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sub id="pprjj"></sub><address id="pprjj"><address id="pprjj"><menuitem id="pprjj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pprjj"><listing id="pprjj"><meter id="pprjj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大眾小說網 > 我要做閻羅 > 第528章:閻王傳承(一)

      第528章:閻王傳承(一)

        嘛……徐陽逸是我上一本書的男主,個人超愛,所以,這里私設了,反正以后也不會出現了,哇哈哈哈

    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躺了足足三十分鐘,前方接天蓮葉已經越來越少,一座小島出現在視野中。

        兩人誰都沒起身。直到船噠的一聲靠岸,這才懶洋洋地睜開了眼睛。

        “接下來兩個月,你都會在這里。沒有學完之前,不得外出。”徐陽逸終于開口了,悠閑道:“地府的事情交給諦聽,他做的比你現在好。”

        秦夜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,伸了個懶腰,只感覺骨節都在啪啪作響。

        前方的島嶼不大,卻修建著一座富麗堂皇的建筑,周圍都是青竹,還有一株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的桃樹,桃花影落,看起來宛若世外桃源。

        直到此刻,他才回頭看了對方一眼。

        對方仍然是翹著腳看天的姿態,這個姿勢極其欠踹……可惜……他不敢……

        不過,忽然覺得,第二任閻王……也不是那么不順眼。

        卸下閻王的面具后,兩代閻王都不約而同地沒有隱藏自己的真實性格,意外的,他竟然覺得有些投緣。

        這個看起來有些吊兒郎當,不正經的閻王,倒比那個滿臉威嚴,張口閉口都是地府的閻王有趣多了。也像個人多了。

        “你這樣的人到底是怎樣當上閻王的?”他又趴了下來,看著對方的五官,不得不承認……帥瞎狗眼……

        “怎么看你都不像能理智接任閻王的人啊?”

        徐陽逸一把扒開他的臉:“有些事情,不是你不想就不會發生……”

        “諦聽說你被第一任坑了一把?不得不接手?”

        瞬間沉默。

        人生最尷尬那種。

        徐陽逸坐直了身軀,忽然覺得吧……對方皮卡皮卡閃爍著好奇目光的臉……時刻都在挑戰自己引以為傲的自制力。

        “你還是好好擔心自己吧。”他抓著秦夜的肩膀,瞬間消失:“閻王的傳承,可不是那么容易通過的。”

        再出現時,兩人已經來到了桃樹下,不知何時,那里已經放上了一方茶海。秦夜也卸去了陰差外形,兩個穿著迷彩服的男子坐在茶海前,怎么看怎么和這一幕不搭。

        “裝逼用的。手法極其生疏,氣質也不吻合!”秦夜相當肯定,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倒茶的手。徐陽逸手抖了抖,恨不得一茶壺潑過去。

        不應該啊……以前沒覺得他這么欠揍啊……反而經常讓暗中觀察的自己笑的樂不可支,現在想來……是沒發生在自己身上?

        強忍著殺意,勉強倒完兩杯茶,他掃了對方一眼:“那么,現在正式開始。”

        他頓了頓,深呼吸了一口,四面八方所有聲音都消失了。秦夜也正了正臉色。隨著徐陽逸手指輕輕打了個響指,周圍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。隨著一道道金光,無數畫面出現在天空中。

        “你可能不知道,在我決定動用命運之前,陽間就已經關注到你了……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話音未落,秦夜舉起了手,臉頰抽筋地看著他。忍了半天,忍無可忍道:“不是……徐老師,你不應該給個心理鋪墊嗎?這么上來直通通就是大菜,你有考慮過學生的感受嗎?我上學的時候,別人教授開頭還說:上節課我們說到……你這兒直接沒了?”

        忍……

        徐陽逸感覺自己太陽穴有些跳,他忽然發覺,自己親自來教授閻王傳承,可能是給自己挖了個坑……

        不是……阿爾薩斯是怎么在這個賤皮子每天的荼毒下活下來的?

        秦夜繼續嗶嗶:“要不……我們從頭開始講起?或者你考慮下離線授課?我給你打QB,你把內容留我QQ上?”

        鏘!

        話音未落,一聲悶響,一把人高闊劍猛然插在徐陽逸身側,地面滿地飛花,嚇得秦夜花容失色。

        不是吧……我不過是仗著兩人熟悉了點試探下你的性格,你的底線怎么如此之淺……

        這特么是個矛盾的組合體啊……明明懶得如同滾滾,偏偏正經得不得了,簡而言之……是個腹黑禁欲攻……

        “QB?”徐陽逸抿了口茶,挑了挑濃眉看著秦夜。

        秦夜腦袋搖成了撥浪鼓。

        “QQ?”再次詢問,這一次,秦夜頭搖成了電風扇。

        “很好。”徐陽逸彈了彈長劍:“惡魔位面的東西,無副作用一劍斃命。”

        慫夜瑟瑟發抖。

        果然啊……果然自己只有對境界比自己低的本國鬼物才能剛的起來,還是從心的好……

        沒再廢話,徐陽逸收斂了笑容,朝著四面八方的畫面說道:“幾乎所有的博物館,古跡,有關閻王記載的地方,都更換成了你的名字。”

        秦夜看向四周,那一塊塊古老的石碑,一個個布滿歷史痕跡的文物,上面赫然全部刻著:閻羅王.秦夜。

        “現在還算早。在過幾個月,佛門,道門,以及七大鬼匠的總部,都會陸續發現……閻王第一次有了真正的名字。”

        秦夜端起茶杯,卻沒有喝,緩緩用手摩挲著,沉聲道:“陰陽互通論?”

        “有一部分是。”徐陽逸沉吟道:“另外一部分,是因為歷代閻王本身都是閻羅級別。可以用自身力量壓制這些東西不會出現名字這種細節。但是你作為有史以來最弱雞……咳……有史以來接任閻王職務最短的閻王,根本無法壓制住這條陰司鐵律,這才出現了各種征兆,昭告陽間。”

        秦夜瞪著對方,你說了吧……弱雞兩個字你親自說出口了吧……還能不能對我堂堂第三任閻王有一些尊敬了!

        “這就是一切的起源。陰陽互通論的具現。”徐陽逸輕咳一聲,無視對方的目光,繼續說道:“你覺得……政府為什么會對你動手?哪怕知道你可能會是閻王?”

        秦夜恨恨地收回目光,同時也收回之前的評價,這王八犢子……不是好東西……

        “我能理解。”灌了一口茶,他收拾了一下心情,緩緩道:“作為政府,第一要務是維穩。我僅僅‘可能’是閻王,而對政府來說,這個可能會導致的后果太大。他們要的是能掌握在手里的陰差,而不是一個肆意在陽間來去自如的閻王。”

        “現在想起來,他們應該很早就監視我了。所以發現了太多反常,站在政府的立場上,這種骨節眼上,他們不允許一絲‘可能。’這是他們必須有的態度。只能說……立場不同。如果我是政府,我也會這么做。”

        憑什么出現了閻王的名字,政府就要放任不管?而且,僅僅是同名,僅僅是可能。

        國家已經依靠自己走了百年,第一相信的一定是自己,這是人之常情,在東山省形成萬靈囚巢,府君南下的時候,出現這種東西,任何政府都必須弄個明白!

        只是弄個明白。

        這種事情不弄清楚,很多措施就無法實施。弄明白之后是什么態度,再說。因為政要非常了解,如果真的是閻王,那就是一界之主,兩界的合作,感情那是玩笑,利益才是基準。

        所以,他們在保持著一個度的時候,又極其主動。那個度就是……不會真正傷害到秦夜,但必須搞清楚對方的真相。如果政府想不通這點,就不配執掌這個國家。在十幾億人的生命面前,沒有人敢放松任何缺口。

        “大局的目光,和小我的目光總是不同的……”徐陽逸輕嘆了一聲:“而這些東西的出現……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后果。”

        他深深著秦夜的眼睛:“就是信仰。”

        秦夜神色凝重了起來,仔細聽了下去。

        徐陽逸卻沒有直接解釋,而是問道:“什么是信仰?什么是迷信?”

        秦夜若有所思:“如果從字面意思來說,都是人的一種念想。對神秘的相信。”

        “不從字面意思呢?”

        秦夜頓了頓,笑道:“信仰是人心中最后的凈土,最后的底線。精神的依托。而迷信……則過了,將這份樂土當做一切的源泉。”

        “其實我一直覺得,信仰消失并不好,不能一概而論為封建迷信。雖然這兩者有些難以區分。所謂迷信,是一種執念,過度的相信,而真要說迷信,華國的諸多文化,小說,甚至宗教都得滾蛋。我有時候都覺得,人類文化的起源就是迷信。”

        “其實,我認為對鬼神的淺信對社會有好處,人會堅守底線,絕望的時候會有所依托,矯枉過正并不太好。有了信仰,人心如果是深淵,至少會有底。也是信念,相信生而為善的信念。”

        沒想到秦夜居然說了這么多。仿佛有感而發,徐陽逸詫異地抬了抬眉,點頭道:“很中肯……那么你覺得,迷信,信仰,最重要的一點是什么?”

        秦夜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這個問題太哲學化,他不想考慮,既然對方問了這個問題,那一定有答案。

        徐陽逸直視他的眼睛:“是‘信。’”

        秦夜倒抽一口涼氣:“是他……”

        “他?”徐陽逸有些摸不著頭腦,皺眉道。

        秦夜清了清嗓子,再次在對方底線上瘋狂尬舞:“死了~~都要愛~~不淋漓盡致不痛快……宇宙毀滅心~~還~~在!!”

        轟!!

        回應他的,是巨劍再次入土三寸。四周大地都在嗡鳴。

      看過《我要做閻羅》的書友還喜歡

      1分11选51分11选5官网1分11选5平台1分11选5app1分11选5邀请码1分11选5娱乐1分11选5快31分11选5时时彩1分11选5走势图1分11选5ios